《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作者说明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作者说明

帖子吴大江 » 2015-03-29 17:28

  作者说明
  
  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社会存在。一个社会之所以进步还是落后,根结底是由这个社会中人们知识水平决定的,是这个社会中人们知识水平的客观体现。政治斗争,归根到底是政治理论观念体系之间的斗争。应当看到,要使中国摆脱共产专制灾难,走向民主法治的光明和谐大道,最根本的基础是“唤起民众”,使人们了解共产党的精神支柱即马克思主义的谬误实质,从而能够理直气壮的去反对它。
  
  近几年来,我为了真理,为了使中国的政治体制能够建立在真理的基础上,使中国早日走向民主法治的文明之例,竭尽所能揭露马克思主义的谬误,在网上发表许多了文章。我的许多文章尽管被官方压制封禁(2007年9月湖南省公安厅还专门针对我的网文下发了一个内部通报),经常被国保请“喝茶”,多个人气旺的博客被封闭,但还是受到了不少网民的好评,许多文章被收藏转载。还有许多网友发电邮向我求教和与我探讨。有几位网友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提出要资助我,大都被我谢绝,但还是有个别网友对我进行了资助。其中一位网友硬是给我寄来了500元,提出的要求就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的文章成书的话能送他一本。
  
  2010年11月26日,一位住东北沈阳名叫李乐正的离休老先生给我发了一个电邮对我的理论给予了肯定。他说:“刘俊峰(吴大江)同志:我所以这样称呼你,是因为我把你看作是我的‘同志’。我生于1932年,我们是两代人,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看了你的‘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看法’既使我振聋发聩又对你肃然起敬。至今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个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如此全面、深入、彻底地加以全面重新审视和批判。你以雄辩的事实和严密的逻辑推理把马克思特别是列宁学说中的谬误拨乱反正,并以理性的思维的高度和通俗易懂的笔法,摆事实讲道理,使人对你的批判不能不折服。你的文章里,通篇不使用过激、情绪化的语言,而是从人类历史发展,特别是国际共运的发展历史中对马列学说中的各种论断加以反思,探究了一百多年来按照马列主义所进行的各种暴力‘革命’所造成的种种悲剧的理论根源。21世纪,你在马克思主义批判的学术和理论领域的建树必定永载史册。可惜的是,你在这一理论上的宝贵探索,却受到了种种责难与打压,但是历史的真相不会永远被掩盖、人们对真理的追求不可能永远被阻挡。苦难的中国人民的彻底觉醒,总有一天要到来。……”接着又发了一个电邮,告知:“我的老同志告诉我,有人在网上发现,吴大江有一篇‘马克思主义批判’叫我下载下来看看。我就用百度搜素,找到的,是一个博客转载的,具体是谁的博客已经记不起来了,等再查查告诉你。我把你的文章编成了电子书,在我的老同志中交流,现送上一本,以便于与索要者交流。”
  
  自那时起,时常有人向我索取李老先生编辑的电子书《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次数超过三百。这本电子书到2014年底至少被五位网友网友分别上传到了网上供下载,但后来均被当局删除掉了。可见,我的理论观点在民众中是颇受欢迎有影响力的。为了扩大影响,使更多的人了解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现决定在李乐正先生编辑的电子书《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重新修改整理,予大家分享。
  
  大约是在2009年初,我在网上看到莫弃耻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国内思想界马克思主义评价趋势》。这篇文章给我的印象很深,觉得莫先生不仅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很有研究,而且很有才华,因此将书稿发给了他,希望他能为本书写个《序》。收到莫先生的回复,得知他不久前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心脏前壁大面积坏死),住院抢救26天还下了病危通知,不过现已出院。莫先生告诉我,虽然身患重病,来日有限,仍然作出了写作十年规划。莫先生出于谦虚的角度,认为自己写《序》或书评不够份量,只宜写个读后感。莫先生的谦虚和生命不息,抗争不止的精神令我钦佩。
  
  本书稿是在李乐正先生的电子书基础上进行了大量补充和修改而成的。
  
  我在此谨向李乐正先生和莫弃耻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
  
  2015年3月12日    
吴大江
见习禁友
见习禁友
 
帖子: 6
注册: 2015-03-26 18:37

Re: 《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作者说明

帖子吴大江 » 2015-04-02 13:33

  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  
  我研究马克思主义四十余年,遍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认为马克思主义无非是由历史唯物主义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阶级斗争理论、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和共产主义学说这些理论组成,而这些理论没有一个是符合事实经得起逻辑推敲的。
  
  我曾在中国思维、光明网学术等多个网站论坛真诚讨教:马克思主义的这些基本理论中有正确的吗?能回复的人了了无几,能就事论事进行讨论几个回合的可以说没有。真理不怕辩,真理越辩越明。马克思主义如果是真理,就不应当会出现这种况。我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存在问题。
  
  用马克思主义实践于社会,无非就是在政治上以阶级斗争为基础,推行无产阶级专政即一党专制,在经济上推行公有制,实行计划经济。
  
  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话,那么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马克思主义的实践都是被证明有害社会发展的。它在政治上通过阶级斗争理论实行思想专制,带来血腥的文字狱灾难,在经济上带来大锅饭思想,无法调动人们劳动生产的积极性,不利于经济的发--这就是上世纪未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抛弃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原因。
  
  对于一党专制,只要稍有一点民主法治理念的人都知道是一种政治上的专制权治野蛮黑暗,与现代文明的民主法治社会是背道而驰的。早年的中国共产党也认识到这点。如中共早年办的《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就批评当时的政治说:“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实践证明,只要放弃马克思主义,社会就能得到发展进步。中国自1979年开始改革后,经济为什么得到快速发展,就因为在经济方面放弃了马克思主义主张的计划经济公有制,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反对的市场经济和私有制。今天,中国社会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不满等严重问题。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导致出来无产阶级专政即共产党专政在体制中做怪。如果在政治领域再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废除一党特权制,那么中国将建立起民主法治,实现公平正义,走向持久的安康和谐大道。
  
  今天,中国社会缺乏起码的公平正义,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的不满等严重问题。如果不从政治体制中抛弃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等理论学说,不从宪法中解决马克思主义的地位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
  
  2008.7.12日
  
  2012.12.3日修改
吴大江
见习禁友
见习禁友
 
帖子: 6
注册: 2015-03-26 18:37

Re: 《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作者说明

帖子吴大江 » 2015-04-02 13:35

  《吴大江评马克思主义》读后感  
  朋友吴大江发来他的著作稿,读后很有感触。
  
  出于种种原因,本人并不赞同从理论上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但出于另外种种原因,吴大江先生偏偏要从理论上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读了吴大江先生的稿子,感觉到是对真理的执著;是对马克思主义给人类带来了巨大苦难的愤恨;是深沉的良知和浩瀚的勇气使吴大江先生奋然担起从理论上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责任。
  
  吴大江先生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已经形成一整套理论体系。虽然莫某因为尚不完全领会这一体系的所有细节和关联,对其中一些观点不能完全认同。但莫某赞同有一批勇敢而认真的人,共同完成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彻底批判,唤醒仍然被蛊惑的人,拯救仍然在困境的人,给人类的历史、现实和未来一个踏实完整的交代。
  
  一、
  
  我们这代中国人,只要不瞎不聋,没有不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即使你在天边的山旮旯里,只要还有人群,有组织,有党就有马克思主义的宣传。这种宣传其实连瞎子聋子都躲不过。
  
  可见马克思主义之于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会有多深。
  
  我们这代中国人,只要你还肯思考社会问题,没有不熟悉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倘若你不仅思考还试图理解社会问题,就不能不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以至精通。
  
  可见马克思主义理论之于我们这一代人思想的影响,会有多深。
  
  莫某就是一个还肯思考的人,所以很早就开始读马克思主义著作,那是1963年的事,至今已整整50年。
  
  这50年,个人、周边、国家、世界变化之大,简直像穿越了几重天。
  
  对马克思主义著作的阅读也经历了三个高潮。
  
  文革,逼着思考者去读马列。插队时带去了一整箱书,后经矿山回京,其间时间充裕,已把李锐老秦城监狱书单中除《资本论》外,全部精读(划道夹条那种)一遍。此第一个高潮。
  
  1982年从“农村组”退出,为弄清“民主”到底为何物?在一所中学图书馆里,把个《马、恩全集》彻底翻看(一小时几十页那种)一遍。搜索的结果令人失望,总体上说马、恩不大关注“民主”问题。此第二个高潮。
  
  1989年,砰!的一声响,惊走了对马克思主义残存的哪一点好感。之后批判丫挺的成了一个愤怒者的奋斗目标。于是忍不住读了一遍《马、恩选集》四卷集。此第三个高潮。
  
  读是读了不少,懂也懂得很多。要说给予全面批判,反而更感难上加难。
  
  但心知马克思主义理论实在剧毒得很!是比天花、鼠疫、艾滋病更凶猛的祸害。虽然如今彼已强弩之末,但焉知未来某日不会死灰复燃,又至人类于巨灾之中。况此时此刻其余烬仍熏烤着亿万国人,且经习习微风一吹,又在火星四溅,烈焰涌起!
  
  不破解此剧毒之遗传基因,人类未来岂有保障?
  
  总得有人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内部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或许是一群人,或许是几代人。
  
  二、
  
  2011年,有朋友从境外带来一本《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学者李泽厚著,香港明报出版社2008年出版,左开、繁体、竖排,为廿一世纪文库“人文科学精品”。香港人出的“精品”呵!
  
  结果是一部“批毛保马,马毛分割”的书。
  
  在书中李泽厚先生阐述了和辛子陵、谢韬等国内很多“思想家”一样的保马、赞恩、批列斯毛观点。这显然是那一代许多人的共同之处。他们曾长期在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里由衷崇拜,真诚信仰马克思、马克思主义,他们的思想正如几十年已习惯了用左手写字,不管面对多少显而易见的事实,都无法改用右手,唯一的方法就是自欺欺人地掉转头来,修改事实。
  
  而他们也正是这么作的。
  
  李泽厚先生是正宗哲学科班出身,当然是正宗国内马克思主义哲学科班出身,所以李泽厚先生与辛、谢这一类野路子的学者有区别。他用深厚的哲学底子,严密的哲学思路来为马克思、马克思主义辩护。当然是用正宗马克思主义哲学。
  
  李泽厚先生也是从马克思曾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入手。他假设道,马克思会不赞同现在那些杂七乱八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比如“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也就是“毛泽东思想”。李泽厚先生分析、描述了好端端的马克思主义是怎样被陈独秀、李大钊这些受中国现实影响的人给扒拉歪了一个小角度。然后又由瞿秋白、毛泽东这些人出于改造中国社会的现实需要,把这个角度一再的扩大。在毛泽东取得中国共产党内稳固的领导地位后,因为其出身,从年轻时就逐渐形成的“农民叛逆和专制帝王”意识,终于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变成了给后来和当今中国带来巨大灾难的“毛泽东思想”。
  
  与辛、谢一类的糙人不同,李泽厚先生并没有把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完全分割开来,他承认马克思主义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渊源。在这一点上他更像比他年轻一代的保马克思主义的人。他很辩证法地说:中国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和阶级观念“更接近于”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中的阶级分析;而“不接近”《资本论》的基础分析。读者没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修养,还真难弄懂他的意思(同一个马克思怎么对阶级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呢?这很深奥,谅你不懂)。
  
  莫某不想就此类奇妙观点说得太多(虽然可说的很多)。只想提出下面几个问题。
  
  首先,毛泽东为什么要选择马克思主义来把它改造成为实现“专制帝王”梦的理论工具呢?或者,为什么毛泽东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作为改造中国社会的理论工具,一不留神却把马克思主义改造成为实现“专制帝王”梦的工具,把他自己弄成一个现代秦始皇了呢?
  
  李泽厚先生告诉我们,其实毛泽东们当年也面临另外两种选择,一个是杜威的实用主义,一个是罗素的自由主义。事实上除了这两个自由主义学说外,还有民主主义的三民主义也是一种选择,甚至还有更多的各种主义可以选择。但其他的主义,毛泽东就是不选择,比如毛泽东说:罗素的主张“理论上行得通,事实上做不到”
  
  那么,毛泽东们选择的是其他主义,随便杜威、罗素、孙文什么的,中国还会成为一个一党专制独裁的国家吗?毛泽东还能成为“无法无天”的秦始皇吗?
  
  再扩大范围来看,世界上选择了其他主义的各个民族,有一个退回到专制独裁社会的吗?
  
  再翻回来看,世界上所有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的各个政治势力(俄共、中共、朝鲜劳动党、柬共,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只要它成功了,有一个不是退回到专制独裁社会的吗?
  
  所以毛泽东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加以改造来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是因为只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可以使他(们)达到政治目的。尽管马克思主义在他(们)手里变成了“毛泽东思想”,尽管也许“毛泽东思想”已不再是马克思主义,但除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外,没有别的主义可以拿来变成“毛泽东思想”。
  
  除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近代以来没有其他主义的理论可以使一个民族倒退回专制独裁的社会。(法西斯主义不仅被证明无法长久的维持一个专制独裁的社会,而且被很多不同的学者认为是源自马克思主义学说)
  
  除非你不承认历史事实。
  
  三、
  
  马克思主义理论之于我们中国人的思想影响及其深刻。马克思主义给人类特别是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苦难。
  
  但深受其害又深受其影响的中国人,却有一大批老年、中年、青年的“毒瘾者”,坚持通过重新粉刷马克思主义使其再次焕发神圣的光芒。如果不从根上彻底揭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毒素所在,将无法阻挡它再次荼毒众生。
  
  吴大江先生正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根上来一层层揭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谬误。
  
  这是一条异常艰辛的路。而吴大江先生偏要作此尝试。
  
  首先,和李泽厚先生一样,是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入手。不同的是吴大江先生不是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为马克思主义辩护,而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漏洞处插进了柳叶刀。吴大江先生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混淆了社会存在与自然存在的界线。社会存在与自然存在明显是属于两个不同的范畴。自然存在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而社会存在在人类出现之前是不能出现的。”“社会意识不是什么‘社会存在的反映’,而是这个社会中包括以往历史过程中所有的人基于自己的需要对外界事物进行反应过程的总和。如果社会存在真的是先于并决定社会意识的存在,那么中国官方哲学理论在此应当明确回答:社会存在是怎么产生的和发展的,离开了人类的意识能动,社会存在能够产生和发展吗?”
  
  无论如何在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概念规范和相互关系上,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两个漏洞是被吴大江先生戳中了。漏洞虽小,麻烦却很大,之后与其相关的一系列马克思主义基本概念和理论结构,都像被龙卷风抽走了主梁的建筑物那样,摇摇晃晃地要散架坍塌。
  
  接下来,也和李泽厚先生一样,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拽出来一个个拆分。不同的是李泽厚先生采用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说法,认为马克思有两大发现:一是唯物史观,二是剩余价值。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在于,缩小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范围,也就缩小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错误范围。尽管马克思本人并不这么看,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对他关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那些发现,是多么洋洋得意地多次提起。吴大江先生则罗列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所有部件:“马克思主义无非是由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阶级斗争理论、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和共产主义学说这些理论组成,而这些理论没有一个是符合事实经得起逻辑推敲的。”
  
  然后吴大江先生用常人能够接受的事实和常人能够理解的逻辑分析,把这些理论部件一个一个敲碎。
  
  李泽厚先生巧妙地把“阶级斗争为纲”观点的发明权塞给了列宁和毛泽东,他仿佛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一再提到:在阶级社会的历史阶段,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的观点。他可以对由于阶级斗争自己不得不跑到境外去的事实,不认真追寻阶级斗争主张的根源。吴大江先生则不能,因为阶级斗争祸害的不仅是他个人还是整个民族,整个人类。所以他用了较大篇幅就阶级、阶级斗争进行了较深入的论述,指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用片面,极端、僵化的形而上学的眼光看阶级之间的利益对立。”
  
  不仅如此,吴大江先生进一步发现,其实阶级可以作不同的理解。“阶级有两种涵义:一种是指利益阶层,一种是指利益集团。现实中,作为利益阶层的阶级是客观的存在,作为利益集团的阶级是不存在的。”比如,“列宁为阶级下的定义是‘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所以,“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一个敌对的利益集团,由于阶级没有各自独有的价值观,因此马克思主义者们所说的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不存在的,所谓的‘阶级敌人’不过是他们排除异己的棍子,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他们为了抵制民主法治,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专制利益而制造出来的幌子。”
  
  只要有良心,有血性,你、我,咱们这些都曾被阶级斗争所伤害的人,没有不为这样的批判感到开心的。
  
  习惯了正宗马克思主义阶级定义的人,可能会觉得,在分析人类的社会构成时,引入阶层和集团会不会就不能准确地理解人类社会了?其实除了马克思主义非要把阶级当作对财产(以生产资料为主)占有的不同来看待,以引出社会不平等和解决不平等的手段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外,其他的社会、政治学派、学者,没有谁赞同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的理论。比如哈耶克就认为只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分;有的西方学者认为没有什么阶级,只有统治集团和被统治集团之分;也有认为人类社会只有三个阶级,分别是统治阶级、依附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还有干脆认为阶级就是职业的不同和根据大选投票分析,认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哪怕是白领都算劳动阶级……
  
  吴大江先生在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上,显然开辟出新的领域,一个不再受马克思主义谬论影响的,从更科学、合理角度理解人类社会构成的体系正在建立起来。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灵魂是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首次亮相就是以共产主义这个“幽灵”来“惊艳”世界的。那时人们只知道有共产主义,随着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理论宣传的影响逐渐扩大,人们才把这一整套东西称为马克思主义。吴大江先生当然不能放过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一灵魂。
  
  “我们从上面论述中可以得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要消灭社会分工,人人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社会分工能消灭吗?我们知道,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是要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的,而自然律告诉我们,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来自专业化即更广泛采用科学技术和更细致的分工。如果消灭了分工,人人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又从何而来呢?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前天心血来潮昨天才当医生的人会有高明的医术,并让他为自己的大脑开刀。”
  
  可就是有人渴望大家共产的共产主义,为什么呢?原来是这样:
  
  “共产主义社会要实现的‘各取所需’或‘按需分配’其实就是分配平等。这种平等必然会产生对社会贡献少的人侵占对社会贡献多的人的劳动成果的剥削者阶级,是那些好逸恶劳,妄图不劳而获剥削他人劳动成果的人追求的社会。”
  
  四、
  
  吴大江先生要从理论上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就不光要直面马克思主义,还必然要直面李泽厚先生这样众多的维护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说,直面后者更关键、更艰难,也更必要。
  
  和李泽厚这样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相比,我们这些“业余”的思想者在理论的深度和广度上,还显得比较单薄。
  
  莫某所以在这里加入如此多李泽厚的观点,就在于只有与他这样高水平保马的人对比,才能使批马具有实际意义。如果批了半天,人家三言两语就把咱驳倒,那可不合算。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历史现象,一个历史事物,一个历史过程,一个历史运动。可以这样来描述它:共产主义是它的灵魂;辩证唯物主义是它的生命;阶级斗争是它运行的动力;民主集中制的政治组织是它物化的实体。
  
  马克思主义这个事物,正在走出人类的历史,这个演化过程早就开始了。无论西方共产党人的“欧洲共产主义”,还是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东欧)的“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都是通过依次放弃阶级斗争手段,放弃共产主义目标,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放弃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主张理论多元化),堂而皇之地走出马克思主义,走向自由主义世界。
  
  事实上中国也在悄悄地走出着,已经基本不再提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但由于历史的机遇,世界政治的复杂局势,中国近代发展已经历的具体路径,决定了我们很难迈出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和辩证唯物主义理论这一步。
  
  我们已成为最后走出马克思主义迷宫的民族。正像最后一个离开房间的人有义务打扫房间一样,我们不能像“欧洲共产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那样甩甩手,跺跺脚,迈出房间后掸掸身上的土就扬长而去。为了我们能彻底走出,为了人类能最终摆脱,我们身负着打扫房间的责任和义务。
  
  吴大江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清洁工。但要扫尽人间的马克思主义垃圾,还需要许许多多像吴大江先生这样的清洁工。
  
  莫某向他们所有人致敬!
  
  莫弃耻
  
  2013.04.20
吴大江
见习禁友
见习禁友
 
帖子: 6
注册: 2015-03-26 18:37


回到 政治禁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2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