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宝塔》作者屠龙父母遭国安胁迫

任何关于禁书的话题以及禁书资讯、禁书书评,禁书反馈建议等。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心中的宝塔》作者屠龙父母遭国安胁迫

帖子admin » 2011-11-10 12:20

加拿大公民吕先生(笔名屠龙)是《心中的宝塔》的作者之一。他的父母在北京受到国安局的骚扰和威胁,两位老人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得不离家出走。

一本“了解当代中国必读之书”

吕先生和妻子06年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纪实文学《心中的宝塔》的初稿,描述的是一名叫白少华的法轮功学员和他的家庭在中共法轮功的迫害中的真实经历,被称为“了解当代中国的必读之书”。中国现代史专家辛灏年、中国问题专家王军涛和著名民主人士张健、大纪元记者部主任方涵等都曾给予高度评价。2008年11月英文版《心中的宝塔》(Pagoda of Light)出版。前加拿大保守党议员、蓝蝴蝶出版社总裁Patrick Boyer先生认为这本书是揭露专制政权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虽然和其它人权迫害故事一样悲伤,但其中法轮功学员面对迫害表现出的精神力量和善心,看后让人心中充满光明,是一本非常独特的好书。

但随着这本书的影响越来越大,吕先生的父母在中国开始受到了中共国家安全局的威胁。

陌生人请吕先生的父母“喝茶”

2009年11月4日中午,吕先生父母接到电话,被北京市国安局“请喝茶”。一向老实谨慎的老两口由于过度惊吓造成身体严重不适,经测量,吕先生母亲的血压高达220多,而一向血压正常的父亲血压也有180多。

很多中国人都能理解吕先生父母的感受。在中国,国安就像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和前苏联的克格勃一样,行动不受法律约束。被国安盯上的人,被中共当局认定为“人民公敌”。很多人被国安绑架后失踪,迫害致死,或者以“危害国家安全罪”或“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重刑,即使被释放后仍然被中共政府当作“历史反革命”对待。

由于害怕不赴约会引起国安进一步的反应,老两口吃过降压药后,战战兢兢来到了国安约定的地点——怀柔文化宫。两点半,一辆灰色本田车上下来了两名便衣,自称姓“李”和姓“刘”。他们不由分说将两位老人推进汽车,拉到草木人茶艺馆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审问和威胁。

国安:“你儿子写了一本书,影响很大,也很坏。”

国安向老人打听,吕先生是否修炼法轮功,到是否租住公寓,在哪里住,在哪里工作,工资多少,在国内国外都有什么样的朋友等等私人信息。最后问两位老人:“他出版了一本书你们知道吗?你们外语怎样?知道书的内容吗?谁资助他出版的这本书?他作为拥有硕士学位的法轮功修炼者,在‘法轮功组织’中是不是一个组织策划者?”

同时,国安们滔滔不绝的对两位老人洗脑,向他们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言论,说他们儿子写的书全是假的,可对书的内容未提一字。他们利用自己知道的信息对老人进行恐吓,似乎他们掌握所有的情况,并得意地说:“无论国内国外,我们想知道什么都很容易。”

他们反覆向老人们强调他们的儿子作为三大反华势力(法轮功、藏人、新疆维吾尔族人)之一的成员,问题十分严重,而且他出版的这本书,“影响很大、很坏。”这和他们作为父母对儿子的教育是分不开的,所以两位老人要为此付一定的责任。他们说国安已经对吕先生立案了,他们就是这个专案组的负责人。中共国安竟然可以给加拿大公民立案?!

这两名国安便衣要求两位老人配合国安,多给儿子打电话,了解他的情况,通报给国安局,尽量做儿子的“转化工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使其放弃信仰),他们要安排吕先生夫妇和国安在第三国(除了加拿大和中国以外的国家)进行密谈,要求两位老人协助他们沟通此事。最后,他们严令老人们当天谈话的内容不准告诉儿子。

谈话一直到天快黑了才结束。老两口回到家,十分恐惧,身心疲惫。同时,很担心儿子在加拿大的安全,被国安骗到第三国后被害。

父母:“哪怕我们死了,你都不要回国!”

2009年11月8日,国安再次给老人家里打电话,催促他们给儿子作转化工作,他感到压力很大,就给儿子发了一个电子邮件,转述国安的话说,说得知儿子在加拿大出了一本书,“影响很大,影响很坏”。吕先生看到邮件后马上给父母打电话,老人告诉儿子:“哪怕我们死了,你都不要回国!”第二天,国安就给老人们打来电话询问他们是否和儿子联系过,老人们确信家里的网络和电话都被监听监控了。

“你们不欢迎我们,我们也要去,你明天必须在家里等我们!”

此后,国安时不时就打电话骚扰,让吕先生父母的生活惶惶不安,听到电话铃响就胆战心惊。

2010年2月8日,中国新年将近,国安又打电话,要对两位老人进行新年“慰问”。吕先生的父母不想让他们踏进家门,谢绝他们。国安态度十分粗暴,告诉他们:“你们不欢迎我们,我们也要去!你阻止不了,这是我们的工作!你明天必须在家里等我们!”

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老人的家,也没有问住址,第二天就带着水果敲响了老人的门。国安催促老人说,新年将近,儿子总会给父母打电话吧,所以你们也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自从国安踏进吕先生父母的家,老两口觉得家里也不再安全,国安的拜访显然有“最后通牒”的意思。新年没过完,他们就匆匆的取消了家中的电话和互联网服务,到其它城市的亲戚朋友家借宿。

中共国安侵犯加拿大公民基本权利

这本书的译者,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目前正在耶鲁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的孙璨先生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他说:“一本由加拿大公民在加拿大土地上出版的书竟然会导致中国当局把作者的父母作为人质来威胁作者,从而掩盖当局自己的人权问题,这实在是不可思议和不能容忍!”

出版商Patrick Boyer先生说:“这个案子戏剧性的呈现了民主国家和极权专制的政权之间的较量。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共产苏联的克格勃,到卡扎菲政权下的利比亚,我们都能看到镇压人民的政权利用鲜明的恐怖来消灭那些有独立思维的公民,以及与政府制定的模式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公民。屠龙孟圆这本著作是对当今中国这种同样的对民众压制性恐吓的控诉,是勇敢的行为。中共政权对他们的骚扰更加强调出为什么通过书籍表达的思想自由,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必须永远坚持的最基本人权。”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1712
注册: 2011-06-12 14:36

回到 禁书杂谈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7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