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活摘器官医生证人以生命作证

民运人士眼中的法轮功,民运人士如何看待法轮功,民运人士对法轮功持什么样的态度,民运人士对法轮功的看法和评论。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三妹:活摘器官医生证人以生命作证

帖子admin » 2015-03-05 6:51

证人以生命作证,拼死阻止中共把中国和中国人民引向邪恶的深渊

                ·三 妹·

自从沈阳市苏家屯区医院摘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牟利的惨案被披露后,6个星期过去了,披露苏家屯集中营惨案的两个证人于4月20日下午2点,在华盛顿Mcpherson公园公开站出来讲话了,他们对中共加紧销毁证据,欺骗世界舆论表示了极大愤怒。

他们公开讲话的内容与六个星期前披露的惨案相同,不同的是,他们这次公开表示以生命作证,他们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冒着被中共灭口的危险。对此,男证人Peter回答记者说,他收到中共当局的威胁电话,恐吓他,并要他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女证人Annie平静地告诉大家,“如果我不站出来,可能能活到六七十、七八十岁,但一辈子会心里压抑,我今天说出了真相,明天可能会被杀,但你们知道这是中共干的”。

中共金钱利益的绝招儿泯灭了多少中国人的良心,它甚至能泯灭一些民主国家的政府和公司的良心,使多少人以及Yahoo这样的公司为了金钱去害人。但是,中共这一绝招儿却在这两个本性善良的平常百姓Peter和Annie面前失灵了。

中共杀人如麻的流氓手段让多少中国人噤若寒蝉,使它的极权统治“稳定”了五十七年之久。但它的流氓恐吓却即对付不了Peter这样的硬汉子,也对付不了Annie这样的弱女子。

我们怎能不为Peter和Annie叫好,怎能不被他们后面的故事感动。

Annie从1999年到2004年在苏家屯医院做医务工作,Annie的丈夫2001年调到苏家屯医院时是一名脑外科实习医生,很快被提拔为脑外科主治医生。

在苏家屯医院工作时,Annie的丈夫专管眼角膜活体摘除,手术之多出乎他意料,他必备手机,无论何时何地,随叫随到,在从事这个工作的2年期间,他有时一天要做好几个眼角膜活体摘除手术。

这么多的手术,Annie的丈夫挣的钱自然很多。

虽然大把赚钱,但是Annie的丈夫在2003年却说要换单位。Annie奇怪,待遇这么好,为什么要换工作?以后Annie发现丈夫越来越不正常。白天精神恍恍惚惚,晚上做噩梦,盗汗,床单湿透一个人形。下班后,他经常抱著沙发枕头看着电视发愣,Annie把电视给闭了,他都不知道,开著车也是紧张得要命。Annie发现,原本年轻有为的丈夫,仅在苏家屯医院工作了两年就不能象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Annie开始逼问丈夫发生了什么事,丈夫被逼无奈,便痛苦地全盘托出了这些惊人惨案。

丈夫说,“你不知道我的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若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这还好说,可这些人还是活的。”

单纯善良的Annie惊呆了,她万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她可能一直怀疑丈夫有婚外恋,她后来对记者说,“如果是婚外恋可能还可以容忍”。

Annie这时意识到他们俩儿的生活和心境再也不会象以前一样了。她对前夫说:“你这一辈子就完了。你以后都拿不起手术刀来。”她告诉记者,“我还不是自己主刀的,我每次说起这事,心里都发抖害怕。”

在善良的Annie心中,心爱的丈夫成了令人发抖害怕的凶手,Annie知道自己不可能与她的丈夫再生活下去了,她提出离婚。丈夫向Annie表示忏悔,在自己的手臂上烙下了五个深深的烙印,但这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Annie后来对记者说,“开始他不知道,做了几个就知道了。哪里会有那么多人捐献眼角膜的呢?他说,叫他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也是杀,几个人也是杀’。他说,后来也知道是活人。(器官)卖到什么地方,(器官/尸体)送到什么地方,他说他都不过问……那个时候他们医生被告知迫害法轮功不算是犯罪,像是帮共产党‘清理’似的。有些人在生命和金钱的选择中会选择金钱。主刀的还有别的医生,我前夫负责摘取角膜,其它脏器移植和摘取由另外的医生负责。。。。我们医院有好多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好多医生都是秘密从事这样的手术的,其他员工知道,大家都不敢说出来,怕被灭口,都很回避这件事情”

Annie披露,曾有约六千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家医院的地下集中营中,她在医院时,已有四千多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分头摘取不同器官,然后扔进医院改造的焚尸炉中焚尸毁迹。

由此看来,Annie的丈夫是第一道工序,也是被分解的人处于最活状态时的工序,下面的工序大概是,摘除心脏(4至6小时体外存活时间),摘除肝脏(12-24小时体外存活时间),摘除肾脏(24至48小时体外存活时间),抽取骨髓,割取皮肤组织,最后还有可利用的做假发套的头发。

千万个活生生的,体格健康,善良守法的老百姓就这样以流水作业式的屠宰程序,被轻易拆卸了器官。

Annie的丈夫试图逃出这杀人屠宰场,他最后成功逃到国外,他在逃避期间如何受到威胁和阻止的具体细节还没有被披露,对此,男证人Peter只简单地告诉大家,“当年他尝试过逃避,不愿参与这个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说自己不想干了,然后就受到警告,家里人不管多么小心都遭到暗算。他的妻子为了保护他,左肚子上被深深地挨了一刀……安妮是以给他丈夫赎罪的心理站出来的。”

Peter还说,“安妮的前夫现在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他在加拿大的一家医院接受化疗。”

Annie的丈夫和Annie同样善良,同样具有关爱同情之心,不同的是,丈夫被良心折磨得倒下了,而Annie出于良知,站出来了。

另一个不惧灭口之危站出来的英雄是站在Annie旁边的男证人Peter。

Peter是一名有良知的普通记者,记者身份使他能够南到香港北到黑龙江走遍中国。他亲眼目睹了中共从地方到中央的腐败和肮脏,他在辽宁省沈阳市时,接触到很多地方的官员,这些官员瞒天过海,贪赃枉法的作法到了无法想象, 登峰造极,令人发指的地步。Peter说,“人民赋予的权力完全沦丧为大小官员敲榨夺取人民财富的工具。”

Peter在与沈阳市官员的接触中被告知苏家屯这个地方隐藏著一个巨大秘密---一个集中营。从2003到2006年来美国前,Peter独自调查,他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最后终于发现隐藏在苏家屯的这个设施,里面关押著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成了活体器官的供应源,他们的眼角膜、内脏器官包括骨髓都被活体摘除,甚至于他们的头发做成假头套,还有皮肤、脂肪被买卖,然后这些被摘除了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被扔到焚尸炉火化焚尸灭迹。

Peter知道这“巨大秘密”后的震惊可想而知,他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呐喊了。Peter说,“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用我的生命作为证据来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我知道我报导这个真实的事件,中共是不会放过我的,但是我甘愿冒著这个危险走出来揭露这个迫害真相。同时我想说:苏家屯这个罪恶,我反复的跟大家讲它只是全国迫害的冰山一角,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都普遍发生著盗卖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人士器官(的罪恶)。”

Peter和Annie挺身而出试图用自己的生命阻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群体屠杀。

下面让我们看看那些丧尽天良的恶行是怎样道貌岸然地在中国公开地进行的吧。

同样是非法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Annie的丈夫被良心折磨得年纪轻轻就癌症晚期。可是,却有不少医生因为这丰盛的人肉大餐欣喜若狂。这就是中共邪恶统治造成这吃人社会惨绝人寰惊心动魄的其中一幕。

少许看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记者与国内数个医院医生对话的内容片段,我们不难看出,这些医生在推销他们的活体人体器官的生意时是多么无所忌惮,毫不掩饰。

记者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宋主任的通话:

记者:…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

医生: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大概目前为止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上海中山医院陈大夫的回答更为直接露骨。

记者:但是提供的这个肾体不会是死人吧?

医生:那当然是好的啦!怎么可能把坏的给你们呢?

记者:…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

医生: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都是青壮年。

河南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王护士长表示他们选用的都是年轻人的肾脏,绝对健康。 医生:(肾)当然是健康的,绝对健康。不健康的还不要呢。

记者:我听说炼法轮功的健康,你们有吗?

医生:嗯,嗯。我们都是选年轻的健康的肾脏。老的我们一概不要,这一点你绝对放心。我不能在电话里跟你讲太多……你要本地的吗?我们本地的和外地的都有。

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表示可以根据需要进行调配。

记者:请问是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吧?

医生:是

记者:你们这边法轮功人的肾源怎么样?

医生: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广州军区总医院,就是武汉总院,我们相互之间也会调剂的。

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表示四月份供体会多。

记者:炼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没有一点病的这种肾…

医生: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现在这供体逐渐多起来了

记者: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生: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不是说…这些就是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上海长征医院医生再次证实四月份供体会多。

医生:“四月份,四月底,应该来源比较多,陆陆续续现在很多了,但是要抓住机缘,知道吧?过了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少。过四月底五月份有一段时间是空白的,没有材料嘛。你有材料的时候你不做,你没有材料的时候,你把自己逼得没路了嘛。”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医生:“就是五一前,这礼拜和下礼拜吧。过完五一这边就少了。”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

医生:“过来(回国)的话……争取五月前吧。供体来源为二三十岁,健康,有活体的肝和肾。肝脏是全肝。有的血型现在就有供体。”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院:
医生:“一般20岁到30岁吧,肯定是健康的,很新鲜的。”
记者:“是全肝吗?”
医生:“全肝,全肝。”

上海长征医院:
记者:“有没有20-30岁的很健康的来源?”
医生:“有啊,有。”
记者:“有AB型的吗?”
医生:“AB型的应该有,最近可能就有啦。”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
记者:“有活体肾吗?”
医生:“有啊,也有那个肝呀。”
记者:“也有活体肝啊?”
医生:“有啊,有啊。”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
记者:“听说有20-30岁很健康的供体?”
医生:“是是。”
记者:“来源说是从人身上摘下来的是吧?”
医生:“对对对。”
记者:“有一些劳教所里面关了一些法轮功的,然后……就是活体摘除器官?”
医生:“……是啊。”


上海长征医院医生表示目前病患大增,各大医院都在加班加点地进行大量移植手术。
医生:“排队的人有30个在这等著。”
记者:“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医生:“对对对对对,我们有好几拨人呀,24小时呀,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
湖北省武汉市同济医院:
记者:“移植的量很大是不是?最近?”
医生:“……应该是这样。”

被问到器官来源时,上海长征医院医生说:“我们是国家统一有来源的,这个呢,我们怎么讲呢……只有医生知道啦。”
被问到有几年活体器官移植经验时,几家医院都表示,他们从2000年底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每年做一两百例的手术。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医生:“从2000年底吧。”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院医生:“医院开展的工作现在五年了吧。”

根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8年,8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手术数量是78例。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肝脏移植数量成倍增长,成为全世界数量最高的地区。1999年、2000年、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486例,到2001年的统计累计996。到2003年,肝移植累积数量飙升为3000多例。

关于肾脏的移植量就更惊人了。

天津东方器官移殖中心(www.ootc.net)的网站说:“中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国营医院迄今已从事过35,000多例肾脏移植手术。在全国范围内,每年至少有5,000例肾脏移植手术。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都归功于政府(中共政权)的支持。(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门、司法部门、卫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颁布了一项法律,以确保器官捐献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自沈阳苏家屯集中营于国际曝光之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全国范围进行了紧急调查。追查国际发现,至少有八个省市以法轮功学员作活体器官供体,河南、山东、上海、广州、北京、天津、辽宁、湖北等地区都有医院工作人员或直接参加移植的医生向调查员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综合初步调查结果判定:以法轮功学员作活体器官供体的苏家屯式的集中营遍布大半个中国。

中共成立80年来从没停止过杀人,今天它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式的,活体摘除器官高额盈利式的杀人方式,可说是它杀人方式“与时俱进”的最好创造。

不难看出,中共手中暴力和谎言这两件法宝,它的谎言法宝-洗脑宣传确实是“与时俱进”地愈来愈精致化了。相应地,它的暴力法宝-杀人也“与时俱进”地产业化了。

中共的“教育产业化”和“医疗产业化”政策的实施把学校和医院变成了贪婪无度的机构,使人民陷入付不起学费,看不起病的苦海之中。现在我们要问中共,这惨绝人寰的“杀人产业化”之举是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来源:华夏快递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1713
注册: 2011-06-12 14:36

回到 民运人士看法轮功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9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