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片下载或在线观看 中国禁片在线观看,中国禁片下载,中共禁片下载,大陆禁片,六四禁片
发表回复

陈光诚视频及文字版 陈光诚逃离向温家宝喊话

2012-04-27 17:26

盲人维权律师4月22日在网友的帮助下成功从家中逃离,并发表视频讲话,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依法严惩犯罪,保障家人安全,依法惩治腐败等三点要求。

据对华援助协会消息,自2010年9月出狱后被山东省临沂当局一直囚禁在家的、揭露计划生育暴行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先生,于4月22日成功从家中逃离。

消息说,上周日(4月22日),在几位朋友的帮助下,陈光诚从山东省临沂地区沂南县双堠镇的东师古村的家中,顺利逃离并被转移出省,目前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陈光诚通过对华援助协会向外界表示,他“要在中国为自己家庭的自由抗争到底,为获得作为一名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正常生活抗争到底”。

帮助陈光诚逃离的人士之一,何培蓉女士,于当地时间4月27日早晨在南京的家中遭到抓捕。

此外,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及其儿子陈可贵,两人于4月27日早晨在家中被反复殴打之后抓走。当天凌晨,当地的镇长张建带领一些人强行闯入陈光福的家中,陈可贵以为是强盗袭击,就拿刀奋起自卫,伤及数人。

据对华援助协会消息,傅希秋牧师已经将有关陈光诚的最新事态发展,通报了美国国会的领袖们和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对华援助协会密切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并将及时发出通报。


陈光诚视频文字版
敬爱的温总理,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对临沂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都是事实,而且比所流传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个要求第一,依法惩治罪犯,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亲自调查,还原事实真相。

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七八十人到我家里,入室强打加伤害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人不让就医,谁作出的这样的决定,你要展开彻底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惨无人道了,有损党的形象。他们闯进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按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县公安的很多人员我都认识,像贺勇(音)、张生东(音)、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现力(音),李宪强(音)、高新建(音)等这些人员作出严肃的处理,还有其余的我不知道名字。我以当事人的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人员做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强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不用管法律有关规定,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对家人实施殴打。

李现力(音),他是我们那里长期领着20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其中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多次对我爱人实施殴打,曾追到半道把我爱人拖下来殴打,对我母亲也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李宪强(音)去年18日下午把我爱人打倒在地,他是我们乡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所长,当时把我爱人左臂严重打伤,在村口打贝尔的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升和(音),是我们乡镇的工作人员,他应该就是网民们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2月份还曾向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

我听说还有网民被一些女看守打,但我当时并不知雇佣有女看守,后来我知道这些所谓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的妇女主任,也有是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多数是妇女主任构成,还有像高新建(音)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是公安系统,虽然他们不穿任何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扬言说“现在不是公安,现在是党叫我们来为党办事的”。这我是不相信的,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个不法干部做事的,从各方面信息显示,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组有八个人以外,还有最少是每组雇来20多个人,一共三组,总共七八十人。今年善良网友不断参与和关注下,最多时候雇佣了几百人,对我们村实施整体封锁,以我家为中心,我家里一个组,家外一个组,并分散在我家四个角上,以我家为中心所有路口都有组,一直到村口,甚至到邻村的路口也坐着七八个人,然后这些不法干部还命令邻村干部在那里陪着,还有雇来的一批人开车不断巡逻,范围达到我村外的五公里,甚至还要多,这样的层层看守,在我村里至少七八层,还将所有进村的路都编上号,据我所知,都编到28号路,到时他们上班时进行分配,所有的路口都是这样,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光县公安、刑警以及县、双堠镇党政干部加起来就有九十多人到一百人,他们数次对我们实施迫害,要对他们展开彻底调查。

依法保障家人安全,我虽然自由了,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爱人、我的母亲、我的孩子还在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他们实施迫害,可能由于我一离开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我爱人左眼的眶骨被打骨折,腰部被蒙棉被拳打脚踢,第五腰椎和骶骨的地方明显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明显可摸到上面有疙瘩,打伤后惨无人道的不让就医,我的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一党政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到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像他们指控,仗着你们年轻,行,他们还恬不知耻的说是啊,年轻就是行,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何等的无耻,何等惨无人道,何等天理不容啊。

还有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有三个人跟着,每天还要接受搜查,书包所有东西要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学校里看着她不让出门,在家也不让出大门。还有就是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7月29日断电,一直到12月14日才恢复,从去年2月份就不让母亲外出买菜,造成我家生活极度困难。因此我也十分担心,我也要求网友们不断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她们的安全情况,也要求中国政府本着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去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得不到保障。如果我家人出任何的问题,我都会持续的追讨下去。

依法惩治腐败。大家可能会有一些疑问,为什么这些事情持续数年始终没有解决呢?我要告诉大家,地方上决策者、执行者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怕自己罪行暴露,执行者在其中则是大量滋生腐败。我记得八月份他们对我实施文革式的批斗时,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08年的数字,现在两个3000多万都不止了,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去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在往外说吧”。他们当时曾说过这样的事,还有雇来的人说,“我们才拿多少钱,大头都让人家剥净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一个很好的机会,据我所知,乡里钱播到组长手里,每雇一个人是一百块,这些组长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告诉他,说是一天一百元工资,但我只给九十,剩下十块我扣下了。在当地每天劳动一天也只有五六十,从事(看守)不需付出多大劳动,又很安全,一天三顿管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可是一组20多人,对组长来讲,一天就是200多的收入,那这个腐败是何等厉害。

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在家里看着我爱人的这些人,他们的组长要把土地全都拿出来,种下菜,然后他们需要菜的就从中拿,他自己买自己卖,从中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但是一点也没有办法。据我所知,这个维稳经费,他们有次告诉我, 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镇拨几百万元,他们说:“我们还能拿多点,带头的都拿了,我们顶多喝点汤。”可见这种腐败是何等的严重,这种金钱,权力是何等被乱用,因此,这种腐败行为,要求温总理展开调查处理, 我们老百姓纳锐的钱,不能白白的被地区的不法干部拿来害人,去损害党的形象。这些人全是打党的旗号去做的。温总理,这一切不法的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你不久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覆。如果咱们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你继续不理不睬,民众会怎么想呢。

陈光诚逃离向温家宝喊话视频下载: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9KkeZ ... HdPYWdITlk
 

何培蓉(珍珠):陈光诚逃离东师古 情况仍危急

2012-04-27 19:08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据说已经出人意料地逃离受到当局严密监控的东师古村,目前已经获得支持者营救,送到山东以外某地暂时隐蔽,但情况仍然危急。一位长期关注陈光诚一家被软禁遭遇的中国活动人士所发布的这个惊人消息已获得其他消息来源方面的证实。与此同时有消息说,组织营救陈光诚的这位年轻女性已经在南京被捕。
长期关注陈光诚一家被软禁遭遇的南京网友何培蓉(网名珍珠)刚刚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几天前再次前往陈光诚家乡,成功地把这位受到长期软禁的盲人带出山东省,暂时安顿在一个秘密地点。她说,陈光诚的精神状态良好,但情况仍然危急。何培蓉表示,陈光诚对营救他的支持者表示,他想生活在家里,同时想获得自由和公正。

何培蓉星期五(4月27日)上午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4月22日,陈光诚逃离看守的守护,从村子里跑了出来,设法通知了我,我开车把他从山东接走了,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位网友仍然对陈光诚的安危表示担忧。至于双目失明而且健康状况堪忧的陈光诚究竟怎样逃出村内外严密监控的罗网,以及如何获救等细节,何培蓉拒绝透露。
从推特上的留言情况来看,4月23号一整天,推名为pearlher的何培蓉只发过一条中文和一条英文推文,远远少于平日。如果刚刚发布的这一事态最新发展的消息属实,无疑将使许多关注者感到振奋。
新加坡联合早报星期五报道说,陈光诚据传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何培容在美国之音记者向她求证时明确表示,陈光诚没有去美国使馆。她说,目前,陈光诚不是在安全的地方,就是在北京国安手里,这要看国安人员是否能找到他。
不过,记者稍后再次致电时,何培蓉的手机刚被接通就立即中断,后来听到的总是有录音服务说该手机已启动短信呼服务。至发稿前,未能再联系上她。
更令人费解的是,这位在星期五上午主动向美国之音记者披露陈光诚逃离山东惊人消息的网友在其推特网页上发的几条相关推文在登出不久后全部消失,不知是何原因,也不知何人所为。在此之前,网上有人根据陈光诚侄子陈可贵星期五凌晨被抓前透露的情况分析说,陈光诚疑似已经死亡。何培蓉曾在推特上留言痛斥发表或同意上述说法的一些人不负责任。
星期四深夜至次日凌晨陈光诚大哥家发生了抓人和打人流血事件。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和侄子陈可贵被当局人员带走。陈光福妻子任宗举对美国之音记者哭诉,事件发生后,数十名武警和便衣人员到她家搜查把守,并把她手臂打伤。她表示,由于当地政府派人严密把守,她无法了解陈光诚家的近况以及陈光诚是否逃走。
何培蓉星期五上午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她非常关注是否确实有武警在陈光诚和陈光福家乡东师古出现。她表示,如果确有武警出动,说明那里正在发生的事不是当地官员主导,而是更高级别甚至北京高层的政府行为。
以“珍珠”作为其常用网名的何培蓉还表示,她已经向关注陈光诚事件的各界人士以及国际社会发出紧急呼吁,请大家紧急行动起来,关注事态发展,并恳请美欧一些主要国家发挥其影响力,以期保证陈光诚、陈光福和陈可贵以及他们全家人的安全。
此后不久,星期五下午一点左右,网友贾葭发推说,“珍珠跟我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是在今天早上10:50分。10分钟之后,电话已经无法打通。20分钟之后,她在南京家中被捕。”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