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党文化,中国人必看

任何关于禁书的话题以及禁书资讯、禁书书评,禁书反馈建议等。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关于党文化,中国人必看

帖子admin » 2011-12-04 9:57

【长期以来,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舆论宣传工具持续不断的向中国民众强力进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骗洗脑宣传,太多的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对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诸多历史及现实事件,认识糊涂,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认识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营造的错误泥沼中不能自拔,严重的影响了对事物的客观判断而不自知。本文拟就当今及历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盖的诸多历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实解读,帮助你廓清迷雾,恢复良知。】

关于党文化

中共在多年的愚民统治中,在破坏民族文化的同时,创造了一套党文化系统,是中共实施精神统治的重要内容。这党文化实际就是一盆迷魂汤,灌得人美丑不辨、良莠不分,灌得人稀里糊涂、迷迷糊糊。中共的党文化内容比较繁杂,《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中有详述,限于篇幅,这里只简说其愚弄百姓的部份内容。

在看待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时,人们往往比较注重其外在的观感上的东西,而容易忽视其内在的本质上的部份。实际上,它的内涵才是真正属于它自己的东西,这个内涵就是这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化,这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特征。以中国为例,提到中国,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万里长城,长江、黄河等具象的东西,它们虽然也是构成文化的一部份,然而真正反映中华民族精神特色的却是中国的儒、释、道文化。

中共为了推行其暴力革命、阶级斗争那一套,编造了许多谎言,不断向人民灌输,过程中不断强化其手段。50岁以上的人大多都记得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英雄人物层出不穷,什么样的都有,现在已经证明全系事实造假。一般的就不提了,著名的雷锋,走到哪里照片就留到那里,这要是放在照相机比较普及的今天还讲得过去,但在当时只有团一级才有照相机的时代有那么多照片可能吗?个人生活奢侈,皮衣、派克金笔都有,大白天打着手电筒学毛著;《雷锋日记》里那些经典名言全系宣传人员创作。毛泽东专门撰文纪念的张思德原来是因烤鸦片的窑洞坍塌而死。《半夜鸡叫》被当地农民嘲弄:“半夜起来锄地,那是猫眼?!他是锄草还是锄苗?”《白毛女》里的杨白劳原是个破落公子,吃喝嫖赌样样在行。黄世仁是个大善人,收养了喜儿。杨白劳也不是黄世仁的佃户,而是黄世仁的拜把子兄弟。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的收租院、水牢以及各种刑具等都为了配合形势的宣传造假。草原英雄小姐妹是被一个右派救了。《红色娘子军》中南霸天恶行宣传造假;1960年轰动全国的《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新闻报导造假;少年英雄刘文学被偷辣椒地主杀死的故事造假;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欧阳海等等诸多英雄故事皆有造假。许多造假不是个水份多少的问题,而是本质上不同。为了让人们相信共产党如何的好,还搞出了《东方红》、《唱支山歌给党听》、《党啊,亲爱的妈妈》等等。在“文革”期间的小学语文课本上,甚至还印有“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无耻谎言。

任何一个立宪国家百姓都被称为公民,唯有中共治下的中国人被称为人民。什么都是人民的,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医院、人民铁路、人民币、人民子弟兵、“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公安为人民”,等等。百姓也被忽悠的以为自己真是什么人民了。共产党为什么把一切都称为人民?因为人民是个政治概念,是相对敌人而言,是中共统战的产物,不是个法律概念。只要是人民,就是共产党的臣民,就要什么都得听共产党的。而公民是个法律概念,讲公民,就要讲公民的权利,诸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出版自由,等等。这些共产党能给你吗?所以共产党就不提公民,只有在要求百姓听话的时候,它才提公民,比如《公民道德建设纲要》,除此之外,中国哪有公民?所有的中国人都被“人民”了,所以也就用不着什么权利与自由了。

无孔不入、无时不刻的洗脑欺骗宣传,把中国人愚弄得分不清东西南北,许多人难辨正邪真假。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在“文革”期间被关进秦城监狱12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刘少奇辞世3年后才在狱中得知消息。在这个中共建政来最大的个人冤案中,原本幸福的大家族,6人身陷囹圄,4人因迫害而惨死。甚至她80多岁的老母亲,也被抓进监狱,惨遭迫害致死。王光美在狱中想念刘少奇和孩子们时,只能看一看刘少奇的一双袜子。在经历了如此残酷的人间悲剧后,她还对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说:“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1972年当第一次前来探望她的孩子们告诉她家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的时候,她竟然告诉孩子们:“我们用毛泽东思想建个新家!”江姐绣红旗故事的原型周居正被打成右派,1962年在沙坪劳改场被以组织“中国马列主义者同盟”判处死刑。被共产党枪毙前,周居正留给妻子曾昭英的遗言是:“相信党……永远跟共产党走!”1984年,丁玲去世的前二年,已年近80、曾被中共关在监狱里遭受二十多年非人迫害,经历过人间地狱的延安整风运动,目睹共产党血腥残暴的她,却致信中共中央:“52年来,我得到许多温暖、荣誉、幸福,也得到过启发,使我更贴近党,更理解人民,更加强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心。”而在“文革”期间,她还曾对作家刘白羽说,“离开党我很痛苦。”曾经的共产党总书记李立三,“文革”中被迫自杀,死前还写信给毛泽东说自己自杀是叛党。被冤杀的张志新在被判无期徒刑后,她把送来的判决书撕成碎片,丢在地上、踩在脚下,然后拢拢头发,坐下来读《毛泽东选集》。“文革”期间,原中宣部副部长周扬蒙冤入狱,1975年当专案组通知他出狱时,周扬竟提出给毛泽东的检查还没有写完,要在狱中多呆几天,写完再回家;国家主席刘少奇在被迫害的初期,甚至还虔诚的阅读毛泽东著作。

1970年1月5日,云南发生里氏7.7级大地震。灾情涉及峨山、通县、建水等7个县,死亡1万5千余人,受伤2万6千多人,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由于当时正在“深挖洞、广积粮”,反修防修搞备战,因此,地震来时,有人高喊:“苏修扔原子弹了!”甚至晚上不敢生火烤火,害怕敌机轰炸!灾害面前,共产党不是积极寻求外界和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援助,而是紧急空运几十万册《毛主席语录》和几十万个毛泽东像章分送灾民,号召学习毛泽东思想,自力更生,精神抗灾。天大变,人大干,“狠抓革命,狠促生产”。“一颗红心两只手,自力更生样样有”。通海县黄龙大队吃的用的都不要,只收红宝书、毛主席像章和慰问信,每家都分有一堆!灾民们都表态:“千支援,万支援,送来毛泽东思想是最大的支援。”百姓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无处睡觉,还拒绝外援。地震期间,每天除了忠字舞不跳了(饿得跳不动),早请示、晚汇报照样进行,即使饿着肚子,有气无力,隔三差五的还在地震废墟前忆苦思甜,控诉那“万恶的旧社会”!

“不承认?那就打。还不说,再打。四、五个人轮流打,谁打累了谁歇着。”“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脑袋,一直敲,敲得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炸我的头。”被打一个月,生不如死就招了的河南商丘人赵作海,面对判他入冤狱11年又无罪释放他的公家人还深鞠一躬:“感谢党,感谢政府。”等等。感谢什么?感谢总算给他留了口气,感谢共产党的不杀之恩!甚至有的右派在历经20多年的非人磨难后,还要入党,还要为党做贡献。不可悲吗?其实,这种因谎言蒙蔽而致的愚昧又何止是这些人呢?可以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能清醒地认识毛泽东及其发动的政治运动,致使到了今天,仍然有很多人把毛泽东当成是什么中国人的大救星,对自己极权下的奴隶地位浑然不觉。对中国人的这种骨子里的奴性,鲁迅曾在《坟??灯下漫笔》中说:“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

时至今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理论到实践已在世界范围内被民众唾弃,但中共还通过各种手段向中国人强行灌输它的那套邪理,继续愚弄百姓。如在工具书《现代汉语词典》中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词条解释:“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份之一。是关于阶级斗争,特别是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它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论证了社会主义的胜利和资本主义的灭亡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并提出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整个过渡时期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从而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也叫科学共产主义。”今天的大中学校学生政治课本,中共也都这样表述。即使学生认清了其本质,考试时也得这么回答。而事实上,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犹如过街老鼠;而资本主义不仅没有灭亡,还如日中天,连中共自己都在搞资本主义。这么一套歪理还作为教科书的内容强行灌输给中国人,这不是强售其奸是什么?!今年6月1日的新华网还无耻无赖地发表转载《求是》的题为《理直气壮地讲共产主义理想——建党90周年感言》的文章,指出:“当前党的队伍中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其中十分突出也是具要害性的问题,就是共产主义理想受到怀疑、质疑甚至诟病,部份党员、干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动摇,有些党员、干部讲共产主义理想底气不足、腰板不硬。这种现象必须予以重视和加以改变。”“我们党和党员讲共产主义理想是天经地义的,应当理直气壮地讲。”所以马英九在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后的就职演讲中才讲:“两岸问题最终解决的关键不在主权争议,而在生活方式与核心价值。”

中国大陆22位学者、律师曾联名发表题为《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公开信,公开抵制官媒谎言欺骗。公开信发起人之一的北京律师唐吉田表示,CCTV就是当权者的宣传喉舌、误导民众、宣传洗脑的工具。几十年来生硬僵化的政治模式,令人深恶痛绝。而对于央视典型的愚民“春晚”,几位学者都表示厌恶。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说,春晚就是小丑版的“新闻联播”,“愚民节”的狂欢。认为春晚这种工具化方式,涂脂抹粉编造“大好形势”,尽显一言堂式的虚假和欺骗,扭曲了人性和温情,扭曲了中国新年的原意和祖上传统,亵渎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明。

多年的洗脑奴化教育,多年的党文化的灌输,很多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深陷在中共营造的党文化氛围中,一切思维习惯、话语系统都是党的那一套。中共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绑定在中国人的生活习性中,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份。很多人张口就是党如何如何,甚至婚礼司仪在给结婚新人的新婚祝辞中都要说希望好好过日子,为党和人民做贡献。根本无需做准备,那个“党”词鬼使神差的自动就跑出来了。就好像不是自己的思维一样,完全是无意识的随口就出来了,而且在场的人还觉得很时髦,还要效仿。在中国人的话语习惯中,“党”始终处于最重要的位置,“党和国家”、“党和政府”、“党和人民”,“党”永远在前面处于领先位置。现在的许多中国人身陷中共的迫害当中不觉醒,麻木到这种程度而不自知。对被害是听之任之、任人摆布。久之,被害是应当的,反叛倒是错的了。可悲的中国人!

60年的高压统治,整体上,中国人都有一种压抑感,那种无拘无束的展示自己个性的随意与率性,走遍中国也遍寻不得。对中共的恐惧感如影随形。只是由于时间的久长,很多人已习以为常、不以为怪了。甚至根本就没有感觉了,因为它已经浸透到人的个性中了。就像一个长年在冰面上行走的人,当战战兢兢成为一种生活习性、生活习惯的时候,他还会去为终日的战战兢兢抱怨什么、反叛什么吗?他已经把这当成是自然的了,甚至你要给他更换一种生活方式,他还会不适应呢!

对共产党的嗜血本性,有人还说,共产党的本性是暴力杀人,但它现在不是变好了嘛,不怎么杀人了,还组织搞建设呢。共产党在夺权中、在建政初期,它的主要表现就是暴力杀人,以此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这种嗜血的本性所营造的恐怖,会一直留存于人的记忆中。一提到共产党,就会想到它的恐怖。就像说起冬天,就会想到寒冷,提起夏天,就会想到炎热一样。这种恐怖足以维持它的统治。但当这种恐怖渐渐淡薄,人们的反叛意识有所萌芽的时候,它就会再制造新的恐怖,扼杀人们的反叛意识,让人们继续听命于、臣服于它的统治,这就是共产党一再不间断的搞整人、害人运动的本质原因。近年来的“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对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的镇压,湖北石首事件、贵州瓮安事件等等,无不是中共嗜血本性的最新体现。至于它的组织搞建设,本质上是为了它的统治,而不是为了百姓。对于已经受中共长达60年统治的中国人来说,要认清中共的本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已经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有的人天生的认命为奴,被人养在笼子里,习惯于这种违背人性的状态,把自由视为谵妄,把不自由视为应有的状态,甚至连想一想自由都有一种违法犯罪的感觉,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悲哀!60年的统治,中国人已经沦为“共产幽灵”控制下的一具具行尸走肉,在共产体制下苟延残喘,活得没有尊严,没有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自己却没有感觉。

台湾学者柏杨对中国人的这种骨子里的奴性表现出十二分的无奈,柏杨甚至说:“我假如是一个外国人,或者我假如是一个暴君,对这样一个民族,如果不去虐待它的话,真是天理不容。”早在1927年,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在《建都南京告全国同胞书》中,就曾对国人的麻木痛心疾首:“不是因为共产党的罪恶没有暴露,乃是因为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而事实是,中国人已经充分经历了炼狱般的极度痛苦,但他们仍然是老老实实的党奴,规规矩矩的顺民,安安分分、俯首帖耳地守在共产党划定的圈子里,不敢越雷池半步!

2011年10月20日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046
注册: 2011-06-12 14:36

回到 禁书杂谈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