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关于禁书的话题以及禁书资讯、禁书书评,禁书反馈建议等。

《蒋中正总统五记》发行

2012-01-19 12:17

中华民国国史馆18日举办《蒋中正总统五记》新书发表会,国史馆长吕芳上写序时说,近代中国大陆学者“蒋公”朗朗上口,“民国热”红遍神州大地,这是时代趋势使然;“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无禁区”、“人民有知的权利”,这是台湾学术界傲人的宣示;蒋中正日记的公开、《事略稿本》、《五记》的出版,让人们还原历史、认识民国,让历史人物活在历史现场,让“人”的历史因而重现。
《五记》就内容而论,《困勉记》分上、下两册,记述蒋中正个人处理党政事务的心迹;《游记》是游历闻见的纪录;《学记》为日记中的读书心得;《省克记》来自日记中“雪耻”栏自省、自励、克己修身之语;《爱记》是日记中对家人、师友、同志关爱之情与人际关系。
《五记》出版 民国史研究盛事
吕芳上说,《五记》的出版,应是民国史研究的一大盛事,蒋中正个人的历史是近代国家历史的重要部分,《五记》摘取蒋中正日记精华,披露其个人性格、家庭生活、读书游历、感情故事、交友应酬、社会观感与国之大事等种种公私纪录。本书的出版于研究蒋中正行事风格、德行事业,应是民国史研究的一大盛事。提供的讯息,足以作为蒋一生个人行止,近百年国家走向的重要参考资料。

蒋中正日记有手稿本、仿抄本、引录本和分类抄本等类型。手稿本66 册,现存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已全部公开。仿抄本为就日记原稿依原有格式和内容重抄者,部分藏于南京二档馆,多数随手稿本存于胡佛研究所。国史馆陆续出版之《事略稿本》属引录本;《蒋中正总统五记》为分类抄本,国史馆将其重新原件打字整理原文重现。
了解真实的蒋介石
新书发表会贵宾包括曾在蒋中正总统官邸任侍卫长的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前侍从秘书及前监察院长钱复、前侍从秘书楚崧秋、前总统府副秘书长张祖诒、蒋家牧师周联华、前贴身侍卫楼文渊、蒋家媳妇蒋方智怡、宋美龄侄媳宋曹璃璇,以及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员黄自进、张玉法、国史馆处长何智霖、政治大学史学教授刘维开及许秀孟等学界专家,他们都希望透过《五记》的出版,让外界更了解真实的蒋介石。
图片
曾在蒋中正总统官邸任侍卫长的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摄影:钟元/大纪元)
郝柏村:大陆没有抗战历史真相
去年出版《解读蒋公日记:1945-1949》的郝柏村表示,蒋公日记是证明历史真相的证据,以他身体状况如能再活三年,他希望把八年抗战期间蒋公日记有关军事部分再解读出来。郝柏村说,我们真正来研究蒋公日记,最重要目的是要完整、正确恢复历史真相,我们知道中华民国撤退来台后,在大陆完全没有抗战历史真相,这在中华民国历史上,对中华民国存在的意义来说,我们是难以接受的。所以,如果“中华民国正确的历史真相不能传承下去,中华民国存在就没有意义”。
建立台湾为三民主义的模范省
郝柏村说,蒋公在当时中国落后的艰难环境下,在求中国的现代化、民主化、自由化与民族独立,这个历史地位不容污衊扭曲或淡化。郝柏村强调,蒋公到台湾来不是为了偏安、苟安,他以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建国理想,建立台湾为三民主义的模范省,并以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中华民国的生存为终极目标。
郝柏村指出,大陆有些出版品,刻意拿些话丑化蒋,希望蒋中正日记能早日出版,客观呈现史实。他说,老总统晚年将日记手稿交给经国先生,后来又交给蒋孝勇,但孝勇患不治之症,日记处理就交由蒋方智怡女士负责,近年,她受到很多误解与委屈,希望日记能尽快出版。
图片
宋美龄侄媳、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也是蒋宋孔档案的“把关人”宋曹璃璇。(摄影:钟元/大纪元)
宋曹璃璇:蒋公日记 震撼中国学者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也是蒋宋孔档案的“把关人”宋曹璃璇说,她曾看过蒋公所写的每页日记,在蒋公的日记可以看到,从他幼年一直到晚年,他一直为国家民族的利益奋斗、努力及坚持,太多的高低起伏困难阶段时,蒋公之所以不会放弃和他的信仰有绝大的关系。
宋曹璃璇指出,中国大陆学者来到胡佛时,一开始都用质疑的态度,他们认为日记难道是真的吗?一个人可以坚持50多年,每一天写日记,而且是真实的把他的情感,每一天的事迹都详细的叙述在日记里吗?但他们看了一段时间以后,每一个人都有很大的震撼,她相信蒋公在日记里面的精神,还继续在震撼着中华民族,蒋公对国家民族的期盼,也启发了后代对国家民族的使命感和责任。
中华民国不能放弃中国大陆责任
宋曹璃璇认为不管现在政治情况如何,蒋公反攻大陆的心愿还持续在很多跟着他的人心里面;她指出,蒋公因为爱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爱中国大陆那块土地,故认为中华民国不能放弃中国大陆的责任。“蒋公的使命感非常强烈,我在蒋公日记里面看到,我们不能放弃中国大陆的责任。”
宋曹璃璇说,蒋公认为中国能够由国父孙中山的理念,从专制变成共和,变成现代化国家,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我们一定要用孙中山的自由民主平等理念来完成统一,为中华民国的使命感、责任,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希望很快能看到日记完整出版,完全清楚蒋公对中华民族的期盼,对中华民国应许的使命,这也将是我们的使命。
宋曹璃璇再次强调说:“这个心愿也给我蛮多的压力,我常觉得一个小女子能做什么事情,可是我在开放日记时,我真的感受到蒋公伟大的精神,这是中华民族子孙们所需要继承的。”
钱复:蒋公非常爱读书
钱复表示,他是在蒋公的最后10年追随,近年他曾前往胡佛研究所查阅二二八事件、蒋公下野期间的日记手稿,看到很多历史看不到的部分,也深刻理解日记反映了蒋公在重大事件过程的真实感受。钱复感受到蒋公是一位非常好的领袖、慈爱的长者与非常爱读书的人。他指出,去年是中华民国建国百年,台湾有各式各样的庆祝。大陆也有编写“民国史”的计划,他希望中华民国能自己来写我们的历史,不要让别人写“民国史”。
楚崧秋表示,他在1954到1958 年间、在台湾命运面临生死存亡时追随蒋公。他认为,历史上有4个名人对蒋公在心里、事业、领导国家方面有重大的关系,即汉武帝、汉高祖、曾国藩及国父孙中山,尤其蒋公对孙总理的敬佩、对其革命、事业、理念是打从内心上的服膺,他也希望所有人对蒋公有真正的认识。
图片
1945年3月24日,蒋中正、宋美龄在昆明与志愿来华参战的美国空军“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合影。(国史馆)
《爱记》披露史实令人感动
张祖诒说,蒋中正日记披露很多史实并未记载的内容,他表示,《爱记》中所述1943年11月蒋公与夫人从重庆乘坐飞机到开罗参与罗斯福总统、邱吉尔首相的 “开罗会议”往返经过的故事,这部份令他大为感动。其中一再记述夫人带病陪同出访的情节,例如:“夜间在机上,其(宋美龄)皮肤病复发,且甚剧,面目浮肿,其状甚危,几乎终夜未能安眠”,又曰:“夫人皮肤病复发,其状甚苦,至深夜二时方熟睡,殊堪悯也”等等。
张祖诒指出,这类记载文字,以前未曾见过。大家只知道蒋夫人雍容华贵,仪态万千,从容折冲于巨头会议之间,荩劳卓著,但却不知她是抱病前往,而且病情不轻,想见当时她有多么痛苦,但不形于色,读来真是令他感动不已。
周联华表示,蒋中正很喜欢读书,他在《学记》披露看过的典籍令人惊叹,恐怕大学中文系教授都没他念的多,几乎每页都有他阅读圣经的记载,甚至连西安蒙难期间都还在阅读圣经。
图片
蒋家媳妇蒋方智怡 (摄影:钟元/大纪元)
蒋方智怡:蒋中正日记属于国家资产
蒋方智怡表示,蒋中正日记是研究近现代史重要参考史料,当初她与胡佛研究所商议,蒋中正日记只是暂存该处,随时都可取回。蒋总统55年亲手一笔一笔的写下日记,不管他在当时处境多么艰难、多么辛苦,但他从来没有间断过,这不只在国内在全世界都是唯一的。她强调,“两蒋日记应该属于国家资产,不是我们家的”。
蒋方智怡说,我真的很希望蒋公日记让大家早日看到,因为现在日记有不同的版本、有不同的解说;尤其“在中国大陆手抄版都已经在出现,这是我很担心的,因为一旦有一些不正确资料出来时,等到你要去翻证就非常的辛苦”。她希望能够将日记以原稿的方式出现,同时也有打字版出现,让学者们比较容易来阅读、使用,蒋方智怡相信这也是蒋家大部分家属的希望。
蒋方智怡表示,让日记回到台湾、公开,相信是她与大部分家族的希望,很抱歉将这件事耽搁了,但相信不久的将来在大家努力下,会将日记呈现在世人面前。
吕芳上表示,蒋中正日记在胡佛公开之后,很多的学者都去看过,写出来的研究结果证明,蒋中正在历史上经得起考验、检视。吕芳上说,国史馆有总统、副总统文物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日记送回来,我们的保存绝对不输给胡佛!”
中研院院士、史学家张玉法表示,《五记》的出版,史学界很振奋,但五记仍属“二手材料”,只能说是蒋公日记的“引子”,他期待日记能早日出版,提供史学研究之用。

相关禁书:
蒋介石全集
蒋中正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