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被查封

任何关于禁书的话题以及禁书资讯、禁书书评,禁书反馈建议等。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被查封

帖子admin » 2011-06-29 16:24

被誉为“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第一人” 的河南高耀洁医生的新书《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 四个多月前由明报出版社在香港出版, 不久即在中国大陆被查禁。 高耀洁回忆录记述了家族兴衰、从医之路、文革经历、退休后抗艾、家人际遇等...“ 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就该书出版, 采访高耀洁和她的亲人及相关人士所作的报道。
图片

Photo: RFA
图片:07年3月15日高耀洁在自由亚洲电台接受记者张敏专访 (RFA)


新书《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被查封
被誉为“中国民间抗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在香港出版了她的新书《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明报出版社出版。
今年八十二岁的高耀洁医生在郑州家中说:“现在这本书被查封了,公开有红头文件,说是‘反动书’。如果说是‘反动’的话,我的历史是它(官方)给我造成的,文化革命是他们抓我、摧残我的。
本来我不想写自传,也不想写回忆录,因为我的遭遇太惨了,现在不死不活。可是他们逼得我不得不写,不写等到我死以后,姓高的背不完这个黑包,他们说瞎话。”
简介高耀洁医生
高耀洁医生原是中国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科教授、主任医师。她退休后,于1996年六十九岁的时候,开始关注艾滋病问题、病人和遗孤。
由于高耀洁等人的努力,2002年,河南和中国各地因卖血和血浆导致艾滋病蔓延问题,终于被揭露出来。
中国的公开宣传中一般认为,艾滋病主要是通过性传播和吸毒传播。而高耀洁医生十年来反复强调,中国近年通过卖血、输血、使用血液制品传播艾滋病,她统称为“血传播”,认为亟需全社会公开正视、采取对策。她批评当局不应该讳言艾滋病的“血传播”。
早在文革中因受迫害被打伤,作过胃切除百分之九十五手术的高耀洁医生,十几年来走访了中国十几个县、市几千位艾滋病感染者,她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并且作调查报道、著书、印发大量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材料。
高耀洁医生著有《中国艾滋病调查》、《一万封信:我所见闻的艾滋病、性病患者生存现状》等书,并与她的先生郭明久医生(现已去世)合著《鲜为人知的故事:艾滋病、性病防治大众读本》。2008年3月,香港天地出版社出版了她的《中国艾滋病祸――高耀洁医生的最新证言与揭露》一书。
2001年,高耀洁获得全球健康理事会等三个国际卫生组织联合颁发的“乔纳森.曼恩世界健康与人权奖”;2003年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塞塞公共服务奖”,这两次中国当局都没有允许她出国领奖,只得由他人代领。
2007年3月,高耀洁医生获得由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任名誉主席的美国维护世界妇女权益的组织“重要之声:环球合作伙伴关系”颁发的“2007年环球领导奖”。那年几经周折,高耀洁医生才得以到美国来领奖,那是她第一次出国。
十多年来,高耀洁自费印发了124万份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材料,她用曼恩奖两万美元奖金和美国福特基金会一万美元捐款,加印《艾滋病性病的防治》一书。近年来她用自己获得的奖金和包括外出讲课等工作得到的劳务费,一共大约一百万元人民币,用于帮助艾滋病患者和遗孤。
“代序”作者马云龙先生:被高耀洁的胸怀、眼界和毅力震撼
新书《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由马云龙先生撰写“代序”,题目是“仁者之怒”。
马云龙先生原是《大河报》副总编,关注并报道有关艾滋病的问题。几年前马云龙先生投入了有关艾滋病方面的社会工作,是一位志愿者。
新书《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出版后,我采访了马云龙先生。
他说:“这书,我是在高老师写这书过程中看到的,在这个过程中,与高老师有比较多接触,对她的一生有了更多了解。”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认识高耀洁医生的?”
马云龙:“从关注艾滋病开始和她接触,九十年代末。当时我在《大河报》作负责管新闻的副总编辑,曾经指导记者作过关于河南艾滋病的报道,在那个过程中,得到高医生很大帮助。她为当时采访提供了整个背景情况、很多采访线索,比如一些艾滋病人生存的状态。。。”
主持人:“您怎么想到为这本书写这篇‘代序’?其中最想告诉读者什么?”
马云龙:“当她这本书基本完稿时,鉴于她对我的信任和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求让我写个序,我答应了。我想对她一生作个概括,特别是对她与艾滋病的这场斗争,作个阶段性分析和概括。我把它分为前后两阶段,总结两段斗争的实质、要害。
在这个过程中,给我最大震撼还是高耀洁这个人,她的胸怀、眼界,以及她坚定不移的毅力。”
代序“仁者之怒”选段

马云龙先生在代序“仁者之怒”开篇写道:“这是平庸的现代世界中一个神异的传奇:在死亡阴影笼罩下的艾滋病人,孤苦无依的艾滋孤儿,还有众多患有肿瘤的妇科病人、受到其它妇产科疾病痛苦折磨的夫妻,都川流不息地向郑州市黄河路上一所简陋的两居室小屋涌去。那里是他们心灵的圣殿,他们在痛苦绝望的生活中到这里来寻求阳光和安慰。
这里住着一个年过八旬的现代圣者——高耀洁医生。
她并没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但饱受死亡恐惧折磨和世人轻蔑的艾滋病患者,总能从她那悲悯的关切和天使般的笑容中得到难得的安慰;那些因贫穷而卖血和因求医而输血却不幸罹患此绝症的人,在这里都可以得到真诚的同情和支持;成百上千失去父母的艾滋孤儿获得了这位慈祥老人的慷慨救助。当年她救活的绒癌病人,也来看望她;多年不能生育的夫妻经过这位医术高超的妇产科专家的治疗和指导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宝宝……十几年来,这位家境清贫,生活俭朴的老人把一生的所有积蓄,包括近年获得国际奖的全部奖金,总共上百万元都用于对艾滋病患者和艾滋孤儿的救助,以及购买书籍、印刷资料,以普及防治艾滋病的知识,从而获得了‘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美誉。
但是,高耀洁这个名字传遍了世界,主要还不是因为这些慈悲善行。震动世界的是高耀洁的愤怒,仁者之怒,天使之怒。”
文中说:“使她愤怒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当局对艾滋病泛滥的严重情况的百般掩盖和恶意歪曲,一件是对她人身权利的非法剥夺和对她人格所进行的无耻诽谤与污辱。”
高耀洁医生:国际天文学会2007年以我名字命名一小行星,中国当局封闭此消息至今
谈到权利被剥夺,高耀洁医生举了个例子。这是她的新书出版后,她才得知的事情,就是关于国际天文学会联合会小行星中心宣布,以高耀洁的名字命名38980号小行星的事。
高耀洁说:“2007年4月5日,38980号小行星被命名为高耀洁小行星,一直到2008年10月份我才知道。国际天文学会联合会小行星中心宣布命名是永久性的。华侨杨光宇先生发现的这颗小行星,他提的名。他们(中国方面)把这个消息封闭了。
当时命名是我们三个人,我是第一个,第二个叫胡鸿烈(34778#),第三个叫钟期荣(34779#)。俺三人(名字)一人一个小行星。可是人家都收到(通知)了,就是我一个被压住,没有收到通知。现在在国内问谁谁不知道。”
高医生的妹妹高明凤在美国上网:无意中的发现
主持人:“您后来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
高耀洁:“如果高明凤(高耀洁的妹妹,在美国)不看到,我还不知道。别人拿到证书照的像,在网上出来了,可是在中国大陆找不着。我现在希望小行星委员会知道我还在河南,我还活着。应该给我一个证书,交给高明凤也行。”
定居美国的高明凤女士讲了有关以高耀洁名字命名38980号小行星的一些情况。
她说:“这是2008年六、七月份我发现的事。有一天我想在网上搜一下有什么新消息,就到维基百科。人物介绍上有个‘高耀洁’,看到她的奖励,2007年多了一条‘小行星命名’。我搞不清咋回事,跟着往下查,查到国际小行星联合会,下属命名委员会有一个发布公告。2007年4月发布‘38980号小行星命名为高耀洁,高耀洁简介。。。’我想不会是另外一个人。再往下查,是杨光宇先生提名,他是香港人,这个小行星是他发现的。他提名三个华人的名字命名小行星了,另两人是香港一对夫妇(胡鸿烈、钟期荣),他感到很高兴。在博客上还写了高耀洁简介。
后来我查到一篇三个人写的文章,其中说属于科学界的华人里边,有四十多位(以名字命名了小行星),中间也排到高耀洁的名字。”
高明凤女士:确认后向国内询问,无人答复,高耀洁被剥夺了知情权
高明凤说:“查完后,我才给大姐打电话,告诉她有这件事。问她有没有一点消息,她说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说‘联络关系是国际天文联合会下属小行星委员会,然后下属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国内有天文学会。我又查了国内天文学会地址、电话、Email,打电话没人接,发邮件没人回”。
高明凤告诉我:“到南京天文台问,人家说不知道”。
她表示:“这件事大姐主要觉得她被剥夺了知情权,有关部门应该通知她。至于怎么做,她不敢有什么奢望。
像陈省身教授,美籍华人,数学教授,晚期在天津大学度过,以他的名字命名小行星后,不仅马上通知他,而且天津大学给他开了个很隆重的命名仪式,颁发了命名证书。这是比较近期的,大概是2004年。
上网一查其他华人,以国内人名字命名小行星,国内都很及时大张旗鼓报道出来,没有哪个人一年还根本不知道。大姐感到遗憾,说要是当时知道这事,回忆录里就写上一笔了,很难得的。”
新书“前言”选段
高耀洁医生在新出版的《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前言”中写道:
“从2001年以来,我连续获得了几次国际奖,逐渐成了受海内外关注的人物。这以后,想要给我写传记的作家、编辑、记者接踵而至,先后有十来个人。我均以一个理由拒绝了:我是个医生,关注生命,救助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树碑立传非我所求,也非我的兴趣所在。”
她在“前言”中说:“我为什么又匆匆忙忙开始写回忆录了呢?
这是‘他们’逼出来的,在2007年春节前即我出国访美前夕,有几个官方雇佣的的枪手,多次在网络上对我展开人身攻击。说我博客上的艾滋病病例都是伪造的,甚至造谣说‘高耀洁自幼家贫,卖给青楼,是妓女出身……’
我深知,祖上的辉煌历史,未必是后代骄傲的资本;但为了攻击现在的敌手,就连他的祖上一起骂,这是中国人所不能容忍的。本人出身于名门望族,如此的造谣中伤,不但是侮辱我本人,而且侮辱了高氏先祖。
高氏家族被激怒了,如今在世的兄弟姊妹还有七人,他们一致的意见是,要写出高氏家族和我本人历史的真相,以正视听,并留给后人。”
高耀洁医生在前言中又说:“写《回忆录》的最初目的,是要为高氏家族和我个人八十多年的生活正名。但其中的内容涉及甚广,读者不妨把它当做现代中国这株参天大树的一个枝条来看。我自己只是亿万中国人中的普通一员,按古老中国的传统思想,我这样一个‘草民’的生死荣辱本无足轻重。但幸好我们生活的时代变了,随着‘人权’的觉醒,我这个幼年曾裹过小脚的女子,也能走出家门,在社会上争得一席之地,挺直腰杆站立起来,并发出自己虽然微弱但独立的声音。同时还能获得海内外有良知者的支持和赞誉。因此,我几十年的坎坷经历,便具有了标本性的意义。‘一叶知秋’,读者从我个人命运的沧桑变化中,可能会感受到时代变迁的足音和中国的希望之所在。如能达到这个目的,我就很知足了”。
高耀洁医生:新书的“揭黑”与“澄清”
新书出版后,我采访高耀洁医生。
主持人:“新书出版了,如您的心愿了,您是怎么想呢?”
高耀洁:“我知道这本书写完后会惹很多事,因为这本书等于揭黑,等于对着干了”。
主持人:“揭了什么黑呢?”
高耀洁:“因为这些当官的,他们说啥就是啥,说黑就是捂上眼,等于说的是鬼话、瞎话。
主持人:“您揭了哪几方面的黑?”
高耀洁:“这本书里东西很多。全书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我退休以前,从我记事,从山东到河南开始,直到我六十三岁退休;退休以后,比退休之前还热闹,2007年更热闹,我见你的时候更热闹。”
主持人:“2007年来美国领奖的时候,您费了很多周折出来,咱们才有机会面对面,您接受我的采访。”
高耀洁:“这本书是他们逼出来的,我不得不写,我要不写,我死了以后,他们不是想说啥是啥吗?我要一写,大家都知道了。”
主持人:“您特别想澄清、说明的是哪几方面的事情?”
高耀洁:“我是个山东人,当时家里很富,我父亲有三十多顷地,因为他大哥早死,他二哥不生育,所以地都是我父亲的。1935、1936年我父亲想卖十顷地,是一千亩,出来(迁居上海),我母亲不同意,我已经记事了,他俩吵架。结果这一错误的决定(没卖,详情见书),所以才有今天,不仅我自己受罪,他们都在受罪。
我们到开封那年我九岁多,学校在开封读的,我是1953届大学生,1954年分配,因为那时候政治思想改造,我1954年元月工作的。打右派的时候,没有找到我,我下乡到农村作手术去了,一直在临床上。1958年我又上大学讲堂了。这本书前一部分就是我工作的情况、我的遭遇,生孩子的情况都有。。。1990年63岁退休。
退休后,我搞妇幼保健工作,不愿意再上手术台了,恐怕年纪大出事。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会诊时看到艾滋病人。当时我也不知道内幕这么黑,只是出于一个医生的同情心,总觉得救这个病人是我的责任。实际上,我出来呼吁‘血传播’这个问题已经是第三个人了,第一个是河北人,很快死掉了;第二个是河南人,后来到美国去了;我比第二个人晚十一个月,原来我们都不知道这情况。”
在采访中,不知道是电话线路有问题,还是高耀洁医生的听力已经不如前两年,有时我的问题需要一再大声重复。她说:“我跟你说,这个电话,光听见你的声音,也可能是我耳朵不好,咱俩说话很困难。”
主持人:“我尽量大声,把音量也开到了最大。”
高耀洁:“这书我那个清华毕业的二弟也参加编了。我妹妹参加编了,你跟她谈谈。”
主持人:“好。”
高明凤女士:新书“三个看点”
我请在美国定居的高耀洁医生的妹妹高明凤谈谈编书、成书的过程。她说:“大姐原来不想写回忆录,她2007年到美国来,在我这里住了几天,我问过她想不想写回忆录,我没说写自传,知道她根本就不可接受。她说‘我不想写,写这干啥’。从我这里回去后,她在郑州又受到一些很离奇、很不正常的待遇,萌发了写回忆录的想法。
真正定下来,是她2007年9月份去菲律宾,路经香港停留,杜聪先生又建议她写回忆录。她想想有些问题需要澄清,如果她人不在的话,问题就变成了冤案了,不写不行。9月底从菲律宾回到家里,就要动笔写回忆录。
她电话上跟我说,构思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写清楚高家的历史,她的出身;第二部分,文革的遭遇;第三部分,十二年防艾滋病的情况。后来我跟她开玩笑说‘读者要看这三个看点’。
但是要构思这么大的著作,对她来说,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挺困难的。尤其高家历史。。。我们是1938年被赶出来的,大姐十一岁。她要回忆‘高新庄’的一些情况,也很困难。后来把三姐、二哥叫来一起回忆当时高家的情况,布局图、庄园图怎么画出来。这段历史说明高家是名门望族,我们出身一个高贵家庭。同时副作用就大了,揭露了三十年代当时很多家的遭遇。当时那代人,截至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写出来了,因为当时这些家庭的后代,很多人都垮台了。没垮台又有知识还能够说话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
大姐说第二个‘看点’就是文革,当时她被关,儿子(十三岁)也被关。。。很多人有这种遭遇,反映了一代知识分子当时的遭遇。书中有些具体材料,‘平反书’什么的,已经发黄的纸头,当时被关押没有什么法律手续,就是一个纸条,被抄家的纸条都在,谁也抵赖不过去的,书上印上了复印件。
第三部分是大家所知道的,预防艾滋病,在社会上是暴露比较多的部分。”
高耀洁女儿郭炎光: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可怕事情

我问高耀洁医生的小女儿,现在定居加拿大的郭炎光:“您看这本书的时候,最突出的感觉是什么?”
郭炎光说:“当时我不是特别有兴趣看,因为我没有时间去弄这个事情。后来有一天,我女儿随便翻起这本书,看到照片。我就想‘哦,不行,得看一下吧’我就花一晚上时间把这本书看完了。很多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如果不看这本书,我就不会仔细去回忆。回忆这些事,我就觉得‘哎呀,怎么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啊!’ 如果不看,我就不会想这些。”
高明凤引网友语:民间老少称赞,政府批评限制,什么逻辑?
我问高明凤女士:“您说,一位医生的书能够被禁。。。像高医生,实际上国内人们对她的称赞、评价、认可也非常多。关于这件事,或关于这本书,您还有什么感想或要说的?”
高明凤:“我看就像网上人家说的,对于她的肯定、称赞都是民间的。不管年老人,年轻人,看见她做的事,大家都说是个好人,做的都是好事。还有一些说,传染病的防治本来是政府的事,个人做了还要受批评,还要受限制,这是什么逻辑?
就是因为政府说,艾滋病的主要传播渠道是嫖娼、卖淫;高医生说主要传播途径是输血和卖血,差别就在这儿。这两个概念,前一个,是个人的责任;后一个,政府脱不了干系。”
李喜阁女士:我生孩子输血母女三人染艾滋,长女死,法院不给立案,我反遭刑拘软禁
河南省宁陵县李喜阁女士1995年6月生她的大女儿时接受医生的意见输血,被感染。九年多后,久病难医的大女儿被诊断患艾滋病,两天后去世。随后,二女儿和李喜阁本人也被诊断患艾滋病。2006年7月,李喜阁到卫生部上访,被宁陵县公安部门带走,以‘冲击国家机关’名义刑事拘留。此后,她一直被监控软禁在家。
我通过越洋电话问李喜阁:“您现在情况怎样?”
她说:“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天四、五个人看着我。国家既然倡导法制,我觉得我家是典型案例,一家四口,三人感染艾滋病,大女儿查出两天就死亡,小女儿三岁多查出也是艾滋病,为什么法院不给我立案?中国的法律,保护妇女、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每一部法律,就是对于我们不起作用。我四年来跑法院,中级法院、省高法、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都跑了一遍,没有起作用。不但没起作用,从 2006年8月我从监狱出来以后,一直被软禁在家。我李喜阁没犯罪,犯罪的是谁?我女儿死,当年哪个官员,哪个卫生官员有责任?这些人都没有进监狱。这些人都要进监狱的。政府一直就不赔偿、不给立案。我从自己的出发点觉得,呼吁让更多的艾滋病人得到更多利益,能这样,我活多长时间都无所谓。我觉得政府实在是欠老百姓太多了。我能看开,我还是等着自己看到当年那些犯罪的官员和那些医生进监狱那天。希望我能走到那一天。”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046
注册: 2011-06-12 14:36

回到 禁书杂谈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